消失6年後,41歲單身影後獨居大House,守著狗、院子、花草和心愛的老物件:就想做個無用的人

擁有外表,演技,作品,獎項,有著王炸一般開局,以及被稱為華語影壇的禮物,按道理說,張靜初應該更上一層樓,在影壇大幹一場。但《唐山大地震》拍攝完畢後,隨著《唐山大地震》上映,張靜初來到事業的高峰,方登一角讓她同時獲得了金雞獎、金馬獎和百花獎的最佳女配角提名。但是就在那時,她「消失」了6年。

張靜初入演員這一行,和她小時候學畫畫有關。

她5歲就讀了一年級,因為比周圍同學年紀小,功課跟不上,常常受罰,漸漸也失去了學習興趣。

每次成績下來,她總是會被母親用竹篾打手心,時間久了,就懼怕考試和競爭,害怕失敗,也輸不起。

好在父親比較佛系,人也很有趣,他很少喝酒, 偶爾多喝兩杯,就喜歡用毛筆在水泥地上寫書法,還說自己是歐陽修的後代。

《門徒》 癮君子阿芬受父親影響,她開始對寫字畫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後來成績一直趕不上去,母親也不再逼她學習文化課,鼓勵她去系統學習畫畫。

正是因為學畫畫,她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。

在學習的過程中,她擁有了較好的視覺審美體系,認識了梵古、畢卡索、莫內,還知道了美院和北京。

她終于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:走出去、獨立且自由。

《證人》 高敏1996年,她考上了一個大專的化妝班,除了學習化妝,還時常去攝影系蹭課,看了很多以前從未看過的電影。

這些電影為她打開了演員之窗,此後,她翹掉不少化妝班的課程,去學習表演相關的知識,並成功考上了中戲。

成為演員後,她開始忙碌于各個電影的拍攝,其中對她影響最大的,就是《孔雀》,甚至在殺青後,她依然保留了人物的性格: 無論被生活如何打壓,都死命往前沖。

可努力拼搏雖好,但也讓她養成了如履薄冰的習慣,無論飾演什麼角色,都希望自己拼命沉進去,不管當時的狀態好不好。

《天水圍的夜與霧》 曉玲時間久了,心理負擔越來越重,活得也越來越累。

後來拍攝《唐山大地震》,她根本無法從角色裡走出來,整個人都處在抑鬱狀態中,任何事兒都高興不起來,做什麼都覺得動力不夠。

《唐山大地震》 成年方登于是她決定暫停自己的事業,奔赴紐約學習深造,當時爾冬升導演還勸她說: 「你不能一直推啊,你還是要保證你的市場佔有率。」

可向來都很有主意的她,還是義無反顧地放下了所有的光環和成績,選好學校和公寓後,就消失在了大眾視野中。

在紐約的求學經歷,讓成年就一直被人捧在高位的張靜初,再次接觸到了最真實的人間。

家裡的電器壞了,自己修;車出問題了,自己聯繫相關部門處理;之前很少自己出門,現在也學會了研究地圖和不怎麼好坐的捷運。

雖然獨自生活會遇到很多崩潰和焦慮,但一件件解決這些事情的過程,讓她覺得無比享受, 曾經的她是個控制狂,而現在,無論是對待生活還是工作,她都已經平和了下來。

回到北京後,她沒有急于回歸大眾視野,而是在郊區買下了一套獨門獨院的小別墅,將工作之外的全部精力用于生活。

她記得四歲前和外婆一起居住時,家門口有一棵枇杷樹,她總是和一條大黃狗一起趴在樹下玩。

常常想念外婆家院子的她,在擁有了自己的房子後,也養了幾條狗,並在院子裡栽了幾棵果樹。

最初的院子,是日式枯山水風格,古樸的木牆搭配碎石路和藝術雕塑,舒適又淡雅。

後來,她在院子裡種滿了鮮花,每到春夏,這裡就變成了一個小型植物園,姹紫嫣紅,一派生機勃勃。

可能跟學習戲劇有關,張靜初特別喜歡老物件,在她眼裡, 這些被歲月洗禮得柔和、不再咄咄逼人的物品,都是有故事的、會說話,放在家裡,就會覺得它們跟自己很親近,有人情味。

于是她的家從進門處開始,就處處都能看到老物件的身影。

沿著鬱鬱蔥蔥的花徑小路走上去,就到了入戶外廳,復古紅磚牆、舊物、鮮花搭配在一起,寧靜祥和。

推開門,一個在老電影中才有的的玄關,出現在眼前。

換鞋凳是從老電影院拆下來的古董,雨傘是在維也納拍戲時帶回來的,鐵銹斑駁的窗櫺和木邊幾,都是從舊物市場淘來的。

與一般設計不同,張靜初家的客廳是朝北的,對面有個公園,大片的落地窗剛好將園內的景色引入室內,光線也靜謐柔和, 符合她恬淡的個人氣質。

客廳舉架很高,四周牆面通體刷白,加上多扇採光窗,這裡的視覺效果明亮且通透,即使擺放的傢俱很多,也不顯得擁擠雜亂。

白色沙發旁的兩把酒紅色古董沙發絨椅,是她從法國背回的;地毯是從敦煌一個老匠人那裡買來的,編織工藝後繼無人,不知道在未來的哪一天,就成了絕唱。

沙發前用復古儲物箱代替茶几,實用又和諧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