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歲趙文瑄「住院3個月竟樂在其中」定居鄉下「獨住200坪別墅」提早退休樂享後半生

台灣奇葩事
網羅世間百態,看社會人情冷暖。
我是王慌慌,分享屬於普通人自己的態度,每日更新,每日精彩!

61歲男星趙文瑄曾是華航空少,由於外表俊俏而獲得「第一美男子」的封號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在李安名作《喜宴》出道,隨後參與《飲食男女》等電影。

後期轉往大陸拍攝電視劇《大宋宮詞》,飾演劇中唐朝美男子「薛紹」一角備受好評,然而私下的他性格卻相當低調,直到一次不慎受傷住院,才讓大家得以瞭解到他的近況!

在去年疫情期間,趙文瑄回家進行了居家隔離生活,結果在澆花時,不慎踩空,左腿骨受創,做完手術後,開始了三個月的住院修養。

看上去有些淒慘,他卻樂在其中。

因為對他來說,這可能是他這輩子過得最爽的三個月了:

「每天經紀人送東西給我吃,後來我哥問我會不會無聊,我才不會呢,這是我幾十年來最享受的三個月。」「再也不會老是有一個壓力,有哪段台詞沒背,哪個書我沒看。」「近一年我心裡都完全沒這種東西,住院、復健,每天躺在床上就爽翻了,只要休息,各種無限『頹廢』。」

拍戲拍了大半輩子,61歲趙文瑄終於意識到一件事:不工作也太爽了吧!

這大概就是趙文瑄理想中的退休生活該有的樣子,於是他下定決心退休。

生活上,他把人際關係做了減法,只與經紀人、健身教練、廚師、管家等幾個人接觸,留出更多的時間與自己獨處。

事業上,看慣了娛樂圈的紅塵名利之後,這個曾經被美貌圈住的男人,似乎找到了生命中更重要的人生準則——活出自我才是真的爽。

多年來,勞苦功高的趙文瑄對自己的退休生活充滿了美好的想像,他首先決定做出改變的,是擁有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家。

於是,他托朋友在大陸寧波鄉下找一塊養老的好地方,請來專業設計師,為自己造了一座獨棟的別墅,內部環境美得像一個美術館。 在寧波的鄉下,寺廟的旁邊,一人一屋,怡然自得,「他住在寧波鄉下寺廟旁,附近種了50棵櫻花,也養了3隻貓、5隻狗相伴。」

趙文瑄的房子總共242坪,一樓是個大廳,二樓有七個房間,他計劃將來把這棟房子捐給隔壁的寺廟,結下一些善緣。

從別墅的外部上看,外立面採用了純白的配色,室外鋪滿了碎石台階,既有鄉野的風味,有充滿了歐洲地中海情調,兩種風格完美融合。

入戶前還有一個荷花池,荷葉縫隙點綴著幾朵粉紅小花,可見這裡空氣清新,環境優良。趙文瑄平時喜歡靜坐在這裡閱讀休憩,惹貓逗狗,陶冶性情的同時也感到十分地放鬆。

他家的入戶走廊面積寬敞,牆上採用淺色的格子瓷磚,搭配地面上的紅色花紋地毯,既文藝又復古。黃銅質感的入戶門,選用了經典的造型設計,看起來古典高貴。

進入室內後,來到裝修奢華的LDK一體化空間,面積很大。

客廳整體上採用了復古與現代的混搭風,以簡約的白色作為主色調,地面鋪設棕色的實木地板,觀感上簡約大氣,且不失優雅。

傢具的選擇上,桌椅和櫥櫃選用高級的黑色,充滿復古的質感,而沙發卻選擇了綠色,充滿活力。

整個客廳透露出趙文瑄時而高冷時而幽默的個人氣質。

餐廳區域主要以淺色係為主,陽光通透,桌上擺著綠植和鮮花,讓整個空間看起來生機勃勃、綠意盎然。

而且,在趙文瑄家總能看到許多他收養的小動物,牠們自由自在地玩耍,給整個房間增添更多活力。

趙文瑄的臥室,整體以淺色係為主,床和牆壁為歐洲現代風,地面上鋪著灰色線條紋理的地毯,十分奢華、大氣。床的一旁放著簡約的白色床頭櫃,上面還擺放著精美的小物件,溫馨又舒適,趙文瑄還擺放了許多可愛的小玩偶,給臥室增添幾分樂趣和藝術氣息。

書房可能是趙文瑄待得時間最長的地方,簡約的白色書架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,他時常會在溫暖又不刺眼的燈光下熟讀台詞,看書讀報。而小貓咪也偶爾來搗亂,既充滿著生活樂趣,也有著相互陪伴的溫馨。

現在,61歲的趙文瑄,住在這樣一個獨棟別墅裡,沒有結婚,甚至沒談戀愛,一個人也從沒感受到孤獨。一個人靜靜地享受著退休的閒散時光,關上家門,自己在自己的世界裡恣意瀟灑。

毫無疑問,趙文瑄是任性的。

他度過作為「美男子」的大半生,本該在人生下半場繼續大紅大紫,卻義無反顧的過上了理想的退休生活,成為了不願被定義的鮮明寫照。

其實,趙文瑄這種追求不被定義的態度,早在他的演藝事業上,就可見一斑。

曾經,翩翩美少年,溫潤如玉,是大部分人對趙文瑄最深刻的印象。

1992年,他32歲,辭掉空少職業,第一部電影與李安合作《喜宴》,之後接連出演《飲食男女》《紅玫瑰白玫瑰》《大明宮詞》,在20世紀末留下許多經典身影。

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裡,那個遊走于老婆與情人之間「好男人」佟振保;《她從海上來》中,那個薄情寡義的胡蘭成;

就連當年傾國傾城的陳紅,在鏡頭後被趙文瑄注視時,也忍不住羞紅了臉。

最讓他把美貌發揮到了極致的,當屬在《大明宮詞》裡的形象,成為當年少女們爭相迷戀的對象。「如詩如畫的男子」、「一顰一笑都是掩不住的風華」。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當年《大明宮詞》殺青的時候,趙文瑄已經40歲了,步入了大家眼中的「中年階段」。

但一直以來,他都對自己的人生價值有著非常自信的認知:「我回憶人生,最寶貴且最自豪的就是我的美貌了,這是最重要的。它不會失去的,我有這個自信,我就是一個美的天才。」

趙文瑄說這句話是讓人服氣的,因為一直以來,他都有一顆強大的內心。跨過40歲這條人生分界線,曾經的翩翩美少年,轉眼也變成鬍子拉碴有些發福的阿貝。

這些年他從來沒有離開過螢幕,但他仍然在努力演繹一些自己沒有嘗試過的角色,哪怕鮮有主演作品,卻也兢兢業業出演著配角,完全不在意能否像曾經那樣光鮮亮麗。

無論是《武則天秘史》中的唐高宗李治;還是《羋月傳》中的楚威王;還有近來《大宋宮詞》中的趙廷美,他都能用精湛的演技圈粉無數。

甚至,在去年一檔綜藝節目中,趙文瑄時隔20年再次出演薛紹這個角色。雖然曾經的溫潤如玉、清俊儒雅難以復現,但那股精氣神仍然被他演得活靈活現。後來,在面對網上的一些調侃的聲音時,他也並沒因此而失落和挫敗,仍然坦然面對。

因為他明白,自己的美應該由自己來定義。命運青垂於自己,那就毫不吝嗇地自信讚美;命運讓他體會衰老,他就坦誠地面對一切。

如今,61歲的趙文瑄,在生離、孤獨的問題上早已有了答案。也許好看的人,就算老了還是能「活得好看」。

對於以後的生活,趙文瑄不再眷戀什麼,只想好好地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,閒在家裡,和自己喜歡的一切待在一起:在這個小天地裡面,惹貓逗狗,整理「春風吹又生」的庭院。

他還經常在全球各地換地方住,微博上曬出了各種各樣不同的美麗風光。

步履不停地在各個地方變換心情,發現有意思的人和事,尋找不同的生活靈感。

偶爾讀幾本書,與同樣晚年獨居的張愛玲開啟一場跨時空交流。

為了保持年輕的體態,他還堅持健身,手臂肌肉線條優美,網友戲稱他為「巨石強瑄」。

如今,「美男子」早已不是他身上的標籤,趙文瑄也並不需要任何人來鑒定他應該是個怎樣的人。

「我一個人無憂無慮,搭個公車買個書,看看電視,整個世界都是我的,活在這個世界上,我看得到它,感受得到它。」

或許,當我們在羨慕趙文瑄時,並不在於那美麗無暇的容顏,和華麗的退休生活。

而是欣賞他通透又從容的精神狀態:美貌並不能成為一切的答案,生活應該由自己做主,能夠掌控自己,掌控生活的人,才是最大的贏家。

畢竟,人來到世間走一遭,是來體驗的,我們都應該為自己活。

台灣奇葩事
夜闌臥聼風吹雨,等風等愛也等你。
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,你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;換一個角度看人生,你會看到人生美好的一面~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